首頁/ 最新消息/ 診所公告/ 客觀看待武漢肺炎

客觀看待武漢肺炎

本文由陳相良醫師撰寫 (陳相如 字 相良 醫學博士)

發文時間: 2020/02/06

 

現在大多數民眾,聽到武漢肺炎就乍毛變色,其實武漢肺炎有較高存活率重症率較低,感染機率大所以可怕,謹慎預防就可無須如此驚慌,為何呢?以下稱新冠病毒[1]。

新冠病毒並非是不可滅的,引用周旺[2]出版的《新冠病毒預防手冊》,新冠病毒對熱敏感,56℃30分鐘、乙醚、75%酒精、含氯消毒劑,過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劑均可有效滅活病毒。(氯已定不能有效滅活病毒)。勤洗手多曬太陽。

新冠病毒其實就是常見的感冒,跟所謂的流感,都屬於冠狀病毒[3],僅因為它是最新突變出來的,西醫以前沒有見過它,對它不瞭解,沒有特效藥,不清楚詳細的感染途徑和潛伏期,所以西醫束手無策,加以媒體的渲染,造成民恐慌。

廣州雖這次有重症也治癒成功。他們沿前SARS經驗中西合作治療沒有死亡案例。然而綜觀各國治療方法,各有各的觀念,我們大家齊心找出成功模式。

至截稿前,新冠病毒確診人數,已達2萬8千餘人,痊癒人數1243人,死亡病例564人。疫情來臨,中醫界對此疫的探討,說法不一,我就各方的病案資訊做一個簡單分析,以供參考。     

目前新冠病毒痊癒的患者,有三種類型:

    (1). 靠自我恢復

    (2). 西醫替代支持法

    (3). 中醫藥幫助治療

 

新冠病毒其實並不可怕,只要有妥善的照護,患者幾乎都會痊癒,而大多數的死亡案例,都是在沒有妥善照護下死亡。目前病案中,許多年輕力壯的確診患者,都可以依靠自我的免疫力,抵抗病毒,最後痊癒;而年老體弱者,若沒有妥善照護,那麼死亡機率會大增。

從西醫角度來看新冠病毒,引用薄世甯醫師[4]《病毒性肺炎為什麼這麼難治療?》一文中提到,為什麼有些病毒性肺炎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

 

兩個關鍵原因:

首先,沒有特效藥;其次,是人體的自我防禦能力降低了,主要是免疫力強弱問題

 

西醫對絕大多數的病毒感染,沒有特效藥。即便有具一定效果的藥物,對病毒起到的效果,也僅是「抑制」,而且越在早期應用效果越好,後期應用效果並不理想。

很多病毒感染,靠的是人體的自我防禦能力。無論有沒有藥,人體的自我防禦機制都非常重要。

西醫沒有治療手段,只有替代支持法

薄世甯醫師的《病毒性肺炎為什麼這麼難治療?》文章中,說明他們第一線治療武漢肺炎的情況,首先,給予抗病毒干擾素[5].。雖然不是特效,但是這個時候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就一定用,任何能幫到病人的,都會考慮到。

同時,霧化吸入干擾素,增加抗病毒的能力。合併有細菌感染的時候,還會用到抗生素。肺部病變進展迅速的時候,會用到激素,減輕局部的炎症反應,然後,嚴重病例,就是針對各種併發症進行處理了。

如果病人呼吸衰竭,我們就用呼吸機,用正壓把氧氣打到肺裡面。病人腎功能衰竭了,我們還有辦法,可以用CRRT,也就是一台人工腎臟,幫助病人清除毒素,脫水。

如果病人凝血垮了,可以補充新鮮血漿和凝血物質。

如果病人的呼吸衰竭進一步加重,當呼吸機給純氧也不能滿足的時候,我們還有ECMO,也就是一台體外的「心肺」,可以把病人的血在體外加上氧,排出二氧化碳,再把新鮮的血液打回到人體。

前段時間,有報道說用ECMO成功救治重型新冠狀病毒肺炎。這是不是意味著ECMO是治癒病毒性肺炎的終極武器呢?

我必須告訴你,不是。為什麼呢?因為所有這些最前沿、最高端的救命設備,起到的作用都是支持。

呼吸機支持肺,讓肺休息,等待自愈;CRRT支援腎,替代腎臟的功能,等待自愈;ECMO,是對心臟和肺,最高級別的支持。 

所有這些治療目的都是為了跑贏病毒的複製,讓人體免疫系統重新獲得優勢。換句話說,先把命保住,給自我修復贏得時間,創造條件。這個時候不僅需要有力的醫療,更到了拼人體免疫力的時候了!

 

中醫藥幫助治療

 

引用李光熙醫師[6]在公共平臺《三甲傳真》上發表的案例:

抵抗瘟疫,中醫自古以來,多是用全民普適的處方,畢竟病機基本相同。在目前的危局下如何逆轉困局呢?

西醫治療目前沒有明確的療效,在這種情況下,我主張基本營養支持治療為主,而不是過度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因為大劑量的長程使用抗生素,要麼會引起難辨梭狀芽孢桿菌的感染,要麼就會引起真菌感染,問題很多很棘手。 在這種形勢下,中醫藥一定是在主戰場,而且應首選中藥抗瘟疫。歷史上的成功經驗都是中藥在瘟疫期間保護了我中華民族繁衍昌盛,這次疫情也不例外。

一個普適方的提出必須結合當下的運氣特點,今年疫源地在武漢,疫情特點正如我院仝小林院士所提出來的:武漢的瘟疫偏於寒濕疫情,對於寒濕疫情一定以汗法為先。   

如何發汗才是最佳方法?很多人會想到麻桂劑,傷寒的各種處方。但我首先想到的則是出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人參敗毒散,為何想到了這個處方呢?

第一是來源於古人記載,餘霖雖然自創了清瘟敗毒飲,但他最為推崇的是這個人參敗毒散,稱此方為治療瘟疫的第一方。

第二就是臨床感覺,感謝我們在一線奮戰的邊主任,他認真仔細地跟我講了病情,尤其他那句話給我了很大提醒 "病人如百草枯一樣,本來還好,慢慢就不行了",這個是寒濕內陷的典型表現。     

另外要感謝我的一位朋友,她讀了我前幾日的文章後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幫助她的鄰居——住在武昌的一個比較重的"新冠"病人。

這個患者于2020年1月22日,因發熱就診(夫妻同時發病,妻子的病情症狀較輕),隨即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方案是莫西沙星加激素等,胸部CT完全符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表現。

 

[1]

(治療前患者的舌苔)

患者有糖尿病基礎疾病,後來情況越來越差,找到我的時候已經發熱9日,退熱藥用了退,退了又熱,體溫經常徘徊在38.5℃以上,2月1日最高體溫39.1℃,心率101次/分,在吸氧濃度5L/min下指端氧飽和度只有87%(正常人至少在95%以上),自覺腹部發熱,一動就咳喘得厲害,夜間有1-2次水樣便,起夜4-5次。

2月1日當天,根據他的病情,我果斷選擇了我對此次疫情深思熟慮的處方人參敗毒散。方藥如下:羌活12g、獨活12g、柴胡15g、前胡10g、枳殼10g、桔梗10g、川芎15g、人參15g、茯苓20g、甘草6g、雞內金20g、海螵蛸20g、薄荷6g、生薑3片,黃芩10g,半夏9g,黃連8g(當地病房沒有人參,用了人參葉)。令其頻服,3-4次/日。

我預計病人兩日左右熱勢可退,出乎意料的是,半副藥下去,病人熱退身靜。同樣給氧條件下,指端氧飽和度可達93%,心率80餘次/分。

[2]

(治療後患者的舌苔)

2月3日隨訪,病人自覺舒適大半,血氧飽和度99,即將出院。本來對於西醫來講已入困局的病人,就這樣走出來了。當然服用此方後最主要的特點是出汗,自然邪隨汗出,剩下的就是慢慢調養收功之勢了。    

人參敗毒散一方出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正如餘霖所言"治瘟第一方"是治療各種瘟疫的萬能方。辨證施治本是中醫之本分。但是值此時疫之期,我不禁思考更有效率和經濟的做法。在我們這片大地上,瘟疫每逢戰亂、饑荒年間總是出現,死傷無數必然是有的,但是歷年歷代下來,我們發現古方當中有不少治療時疫的方子,這提示我們一氣一戾總有共性,這個病機認准了,那麼大多數人此法此方大概率有效。這時候,不需要多麼高明的醫生,就可以據此稍作加減甚至無需加減,每每獲效,扶佑眾生。    

此方我做了加減,但是如果作為普適藥物,我建議服用:羌活12g、獨活12g、柴胡15g、前胡10g、枳殼10g、桔梗10g、川芎15g、人參15g、茯苓20g、甘草6g、雞內金20g、 海螵蛸20g、薄荷6g、生薑3片 (本想給大家介紹成藥,但是不知為何大陸無人生產,臺灣有藥,遠水難解近渴)。    

如果不幸得了此瘟疫,無需驚慌,年齡大於45歲或者體質虛弱者建議大家儘快服用此方。如果你自信身體比較壯實而且沒有氣短感覺,可以服用荊防敗毒散,就是上方中去掉人參,加荊芥10g、防風10g。如果你想預防,可以根據年齡和體質情況選擇自己的處方。 希望大家儘快能夠處理好自己的發熱,少去醫院,容易感染上更多病毒和細菌。如果兩日無效,建議就近就醫。

之所以分享這篇文章,是因為中醫治療此病有自己的一些優勢,呼籲各地請務必重視中西醫結合治療,也呼籲有關部門及時去總結北京的中醫專家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救援期間,以中醫藥或中西醫結合方式治癒8名患者的成功經驗,儘快寫入“囯家第六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中西醫聯手共抗疫毒,從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附注

 

[1].2019新型冠狀病毒 (Novel coronavirus),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縮寫為2019-nCoV,又名2019新冠狀病毒,通用簡稱新冠病毒,是一種具有包膜的正鏈單股RNA冠狀病毒,為2019年底出現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的病原。在疫情爆發期間,研究人員對肺炎陽性患者樣本進行核酸檢測以及基因組測序後發現了這一病毒.

[2].周旺, 醫學博士,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醫師(專技二級)。2005/2006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高級訪問學者,2003年入選武漢市人民政府“213人才工程計畫”,2015年入選武漢市委“黃鶴英才(醫療衛生)計畫”。現兼任華中科技大學和武漢大學教授、中國性病愛滋病防治協會理事、湖北省預防醫學會常務理事、中華預防醫學會武漢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武漢市性病愛滋病防治學會主任委員、《中華預防醫學雜誌》通訊編委等.

[3].冠狀病毒,在系統分類上屬冠狀病毒科(Coronaviridae)冠狀病毒屬(Coronavirus)。冠狀病毒屬的病毒是具外套膜(envelope)的正鏈單股RNA病毒,直徑約80~120nm,其遺傳物質是所有RNA病毒中最大的,感染人、鼠、豬、貓、犬、狼、雞、牛、禽類脊椎動物。冠狀病毒的一個變種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體,屬於RNA病毒。冠狀病毒最先是1937年從雞身上分離出來,病毒顆粒的直徑60~200nm,平均直徑為100nm,呈球形或橢圓形,具有多形性。病毒有包膜,包膜上存在棘突,整個病毒像日冕,不同的冠狀病毒的棘突有明顯的差異。在冠狀病毒感染細胞內有時可以見到管狀的包涵體.

[4].薄世寧,男。九三學社成員,北京大學臨床醫學博士。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危重醫學科,副主任醫師.

[5].幹擾素 (Interferon),是機體受到病毒或其他病原微生物感染後,體內產生的一類抗病毒的糖蛋白物質,具有抑制病毒生長、細胞增殖和免疫調節的活性。

[6].李光熙,男,廣安門醫院呼吸科主任。廣安門醫院醫療團隊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援助期間,2月3日首批以中醫藥方式治癒的8名患者集體出院。而更難能可貴的是,有6名是重症患者.

 

 

<Back

聯絡我們